临泉王峰:父亲的家书

2017-11-17 09:12 只看楼主 推荐给版主 收藏
回贴


  几天前,突然想起了父亲二十几年前写给我的家书,那是父亲写的唯一一封书信。父亲只读过两年小学,斗大的字也不识几个,然而,在那封家书中,他却满满写了两页纸。

  那是一九九四年的秋天,我正在杭州求学。以往我写给家里的书信,都是由妹妹回信的,那天我收到的居然不是妹妹的笔迹。看着信封上扭扭歪歪的字,我很是诧异。撕开信封,我粗略的浏览了一番,才知道信是父亲写来的。

  那天晚上,晚自习结束后,我再一次拿出了父亲的家书,认认真真的读了一遍,信中写的都是一些琐事。我至今仍很清楚的记得,父亲在信里大致写道:家里一切都好,不要挂念;田里的稻谷已经收成了,每亩收了多少斤……看着信纸上缺胳膊少腿的文字和并不通顺的语句,我不知道父亲是怎么写满这两页纸的,写了多少时间?信中,虽然没有提到一句关切的话,但每一个文字无不体现了父亲无声的关怀和牵挂。读着,读着,我突然忍不住伏桌嚎啕大哭,泪流满面。那清晰的画面,宛若昨天刚刚发生的事情。

  父亲对我一直爱护有加。我很小的时候,母亲在梧田“饮食业”工作,几个星期才回家一次,父亲一个人带着我和妹妹。他三十岁都还不到,即当爹又当妈的拉扯着我们。那时,虽然和爷爷奶奶还是住在一起,爷爷奶奶也会帮忙照顾我们,但已经分了家,已成了两个家庭,我们父子三人是另起的炉灶。父亲下地干活、烧饭、洗衣,忙里忙外,一直到我十五岁母亲停薪留职。

  母亲在我十二岁时调到新桥二店工作。那是一个小商店,集体性质,共有同事三人,其他两人是城区人。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转学到新桥读书,住在母亲店里。但才过了一年多时间,她单位便实行承包制了,每个人分别经营一个月,休息两个月。开始时,母亲在家休息的两个月,我住在同学家里,后来读了初中,我不方便再住同学家里,只得回家住了。我家在潘桥陈庄,和新桥学校相隔十多公里。那时,交通极不方便,每天只有一艘轮船在桐岭和小南门之间开一个来回。但我也乘不了这艘轮船,因为它上午到达新桥的时候,都已经上完一节课了。父亲便每天四点钟起来,给我做饭,等饭烧熟后再叫我起床。五点左右,天还漆黑漆黑的,父亲便送我出门,我们一直走路从陈庄到娄桥玕屿,大概要走十来公里,等天已大亮,路上已有行人了,父亲才放心回家,让我一个人再走到学校。这样一直坚持了一年左右,直到后来在班主任潘老师的帮助下住了校。再后来,又在初二下学期时转学到潘桥中学。


0 .0星
查看更多
收起
共赏 0
回贴 2017-11-17 09:12 来自电脑前的你 举报
一直走啊走
小学二年级
贴子26
积分385
好友0
加好友